當前位置:黃埔網 > 歷史縱橫 > 歷史故事 > 劉法為宋捐軀,為何史記中沒有劉法的傳記?

劉法為宋捐軀,為何史記中沒有劉法的傳記?

來源:黃埔網 時間:2020-01-06 18:39 編輯:dy

今天趣歷史小編就給大家帶來劉法為宋捐軀,為何史記中沒有劉法的傳記?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。

當年趙匡胤發動“陳橋兵變”,一舉奪取了后周的天下。因為有自己的親身經歷,所以上位后對武將帶兵就十分忌憚,為了防止重蹈覆轍,巧妙的來了一個杯酒釋兵權,把武將的兵權都奪走了。

就這樣還不放心,開始從制度上壓制武將,抬高文臣。于是重文輕武,遂成了兩宋的風氣。

這樣一來他是放心了,可惜就是這個重文輕武的國策,卻害慘了宋朝300年。

早年的大將曹翰,晚年曾寫過一首詩:“曾因國難披金甲,恥為家貧賣寶刀!币馑际悄险鞅睉鹆⑾履敲炊鄳鸸,現在為了生存,卻要賣寶刀去換錢謀生了。

詩作雖然帶有夸張的成分,但宋朝的武將地位不高,待遇差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image.png

劉法

宋神宗時期有一位武將,他的名字叫劉法。敵人一提起他的名字,簡直如雷貫耳,但在宋朝廷這里,卻沒有任何地位。為何這么說?我們先看看他的對手對他的記載:“(西夏)諸將畏劉法勇,莫敢當其鋒!(《西夏書事》)

再看看地方志的記載:“時論名將必以法為首!(《陜西通志》)

但《宋史》中沒有他的傳記,所以,我們今天的人,關于劉法,他的年齡、籍貫、家世,什么都不詳。這位北宋的一代名將,已經湮沒于歷史的塵埃中。

雖然關于劉法的一些事跡,都零零星星散見于《西夏書事》中,但

今天我們就憑目前有限的史料,來還原一下這位名將當年的風采。

image.png

西夏兵

公元1088年(宋哲宗元佑三年)三月,北宋的塞門寨,受到西夏人的攻擊。

塞門寨也叫做土門,這里距延州城(陜西延安市)87公里,是延州的第一道防線。

由于此寨地處要沖位置,西行可長驅大漠直搗西夏巢穴,東進則可奪取延州以圖中原,所以說是宋和西夏雙方必爭的一個戰略要地,雙方經常在這里鏖戰。

這次的激戰中,宋軍守寨的大將米赟陣亡。

主將一陣亡,對士氣的打擊是非常大的,宋軍士兵頓時士氣低落,惶惶不可終日。

就在這危急時刻,宋朝的救兵來了,劉法領兵猛攻西夏的洪州(今陜西靖邊縣),“斬擄五百余、焚蕩族帳萬二千、獲孳畜鎧仗萬三千”,一舉扭轉了戰局。

戰后,劉法由鄜延路第三將副將,升為第三將主將,軍階如京使,這個職務在元豐改制后被定為正七品的武官。

雖然此時的劉法官職還不是很顯赫,但有了獨自領兵作戰的權力,隨著戰功的累積,使他逐漸成為西北邊境的一員猛將。

image.png

激戰

公元1098年(宋哲宗元符元年),劉法與苗履統兵至大沙堆等處,斬敵首八百級,獲牛馬牲畜萬余,受到通令嘉獎。

當年九月,又轉戰至田家流等地,先后斬首數千級。在此戰中劉法一馬當先,沖鋒陷陣,以至于身負重傷。戰后因軍功升任客省使,品階為從五品。

次年,已經成為鄜延路鈐轄官的劉法再次出塞,轉戰神雞流、烏延等地先后斬首四千余級,威震陜西。

此時,北方的遼國已經崛起,它不甘寂寞,要擁有話語權,他摻和進宋朝和西夏的紛爭中。在遼國的調解下,宋朝和西夏開始和談,戰事暫時平息。

image.png

童貫

但這種和平環境沒有維持幾年,在公元1115年(政和五年),宋夏這對冤家的邊境形勢又開始惡化了。

“政和五年二月……庚午,以童貫領六路邊事!(《宋史·本紀》)

此時童貫是以太尉的身份,為陜西、河東、河北宣撫使,這么高級別的官員前來指揮大軍作戰,可見朝廷的重視程度。

此時已是熙河經略安撫使的劉法,他的這一路大軍,在抵達古骨龍后遇到了西夏右廂軍主力數萬鐵騎,雙方展開了一場大戰。

早已成名多年的劉法,還是雄風不減當年,親領主力迎戰,并派遣趙隆為奇兵突擊,最終重創西夏軍,斬首數千級之多。按照《西夏書事》的記載:“劉法直抵石骨龍,夏右廂兵數萬迎戰,大敗,被殺三千余人!

此仗打完后,在古骨龍修筑了極具戰略價值的震武軍城,位置大致在今天的甘肅永登附近,是河湟和河西的一個戰略樞紐。

占據住震武軍城后的第二年(公元1116年)春天,劉法和種師道再次一西一東聯袂出擊,劉法猛攻仁多泉城,種師道領兵圍攻藏底河。

此時劉法的威名已經令西夏人膽寒了,西夏李察哥親王的部隊不敢應戰,仁多泉城守軍稍作抵抗,在久無援兵情況下投降了。

打下仁多泉城的劉法,下令屠城,斬首三千余級。

“仁多泉城降于熙河將劉法,法屠之……. 法受而屠之,死者三千余人!(《西夏書事》)

東線的種師道也在八天內攻克了藏底河,斬首七千級。

第二次藏底河戰役和仁多泉之戰宋朝幾乎占據了絕對優勢,然而一輸再輸的西夏人并不甘心失敗,開始醞釀反擊。

image.png

攻城

公元1119年(宋徽宗宣和元年)三月,童貫趕到了涇原路開始醞釀新的大反攻,準備一舉蕩平西夏,童貫派劉法去進攻西夏的朔方(今陜西靖邊北)。

到朔方就進入西夏的腹地了。此時劉法審時度勢,他認為西夏軍隊雖經幾次重創,但元氣未傷,貿然出兵進入敵人腹地,勝算不大,不愿冒險進兵。

但童貫可不聽他這一套,看到劉法抗拒命令,就強迫道:“你在京城時,親自領命,說一定能成功,現在認為難以成功,為什么?”(“君在京師時,親受命于王所,自言必成功,今難之,何也”?《宋史· 童貫傳》)。

面對童貫的威逼,劉法無奈之下,只好率兵兩萬先至統安城。不料在這里,和早有準備的西夏晉王李察哥所帶領的重兵,發生了遭遇戰。

image.png

李察哥

李察哥將他的軍隊列為三陣,以阻擋劉法的前軍,同時,另派一支精銳騎兵,翻過一座山頭,繞到劉法軍隊后面進行夾擊。

雙方激戰了長達7個小時,劉法的前軍楊惟忠、后軍焦安節、左軍朱定國等,都戰敗了。劉法只好組織僅剩的中軍和右軍進行決死反擊,但終因兵力懸殊,慘敗而逃。

他們利用夜色突圍,大約走了70里路,想通過珠固峽撤退時,被西夏兵發現了,頓時將他們團團圍住。

在亂軍中,劉法一不留神,連人帶馬掉下山崖,雙腿折斷。

在混戰中宋軍士兵發現他們的主將不見了,熙河猛將翟進帶領部下數次沖進西夏軍陣,到處尋找劉法,但始終也沒有找到,只好領兵突圍而去。

此時,正好有一個西夏別瞻軍(后勤部隊)士兵,他在通過山崖下時,發現了受傷的劉法,于是就上前殺死了他。

曾經百戰百勝、威震西陲的一代名將,卻是這么一個死法,不覺令人唏噓。

當劉法的首級被送到李察哥手里后,惺惺相惜的他,不禁嘆息道:

“劉將軍前敗我古骨龍、仁多泉,吾嘗避其鋒,謂天生神將,豈料今為一小卒梟首哉!其失在恃勝輕出,不可不戒!(《續資治通鑒·宋紀九十二》)

之后察哥帶領西夏軍一路燒殺劫掠,宋朝軍民、役夫死難者近十萬人之多。

統安之戰,成了宋夏最后的一場大規模會戰。北宋在即將滅亡西夏的關口,功敗垂成,著實令人嘆息。

統安城一戰宋軍慘敗,而童貫為了逃脫罪責,隱瞞了這次戰敗的真相,居然向皇帝報捷!

后又指責劉法違反其“節制”,讓劉法承擔了敗軍喪師之罪,成了中國古代軍事戰爭史上的千古冤案。

當時的名臣李綱氣憤不過,撰寫《吊國殤文》以祭奠,為劉法鳴冤。

image.png

苗劉兵變

結語:

一代名將最終湮沒于歷史的滾滾紅塵中,連《宋史》上都沒有留下傳記,恐怕是多種因素造成的。

一、此戰過后,宋朝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河北遼金戰場,劉法因為被指責違反了“節制”,沒有受到追贈,自然對他的待遇就降低了很多。

二、靖康年間,金兵攻下東京汴梁,大肆劫掠,由此造成了史料的損失,可能有關西夏戰事的史料也遭到兵火的焚毀。

三、受兒子的牽連

劉法的兒子劉正彥后來參與了“苗劉兵變”,兵變失敗后逼迫皇帝趙構賜予他們免死鐵卷,趙構玩了一個花招,在鐵券上寫道“除大逆外,余皆不論”。

后來劉正彥被韓世忠所擒獲,受“磔刑”后棄于世,這個磔刑相當于我們今天所說的碎尸萬段了。這在比較寬容的宋朝,是屬于極端的酷刑了。

在《宋史·叛臣傳》里,劉正彥也被記錄為“不知何許人”,叛臣的父親劉法,被官方有意識的忽略,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  資訊聚合

    熱點推薦

    重點要聞

    關于我們|廣告服務|誠聘英才|聯系我們|友情鏈接|免責申明||網站地圖
    Powered by huangpucn.com 版權所有 蘇ICP備13052634號-14 廣告QQ:673538875

    冠通棋牌游戏官网